忽然想写些什么,有万千思绪涌入笔尖。却又倏然顿下。

  试图去回想那个遥远却又似在昨日、被激情和痛苦交织而后点燃的夏天。有些麻木了,思绪时而中断,又忽然接到几年前的一帧上去。遍历自己的记忆真的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。

  过去的还是让它沉下去吧。不见得能成为什么珍珠,但总归不会把水搅浑。

  所以这段Capriccio里,究竟有多少音符能谱成旋律,而不仅然流于装饰呢?

  我不知道。大概这个问题也很难得出答案,或许就根本不存在结果。时至今日,我仍未完整走出那片迷雾,心绪烦乱,没有目标、没有计划,甚而无所chasing.

  这样平庸的生活是痛苦的。在泥淖中,愈挣扎愈是沉沦。麻木久了就不会有痛感,在虚空中无尽坠落亦无从恐惧。

那时我们有梦/关于文学/关于爱情/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

如今我们深夜饮酒/杯子碰到一起/都是梦破碎的声音

  我曾无数次地看着天色从如墨的黑中渐然发白,看地平线有橙黄喷涌,也曾在阳光灿烂的午后倚着栏杆出神,任思绪飞扬。一出神,就是长梦未醒;思绪凝结,坠入深谷,被它自己击得粉碎。

  尽管我的内心不愿意承认,但事实确然如此——那些可曾肆意挥洒的东西,那些微妙的触动,早就散却了。落幕了。